<i id='h1d59'></i>

    <dl id='h1d59'></dl>
  1. <span id='h1d59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h1d59'><strong id='h1d5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acronym id='h1d59'><em id='h1d59'></em><td id='h1d59'><div id='h1d5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1d59'><big id='h1d59'><big id='h1d59'></big><legend id='h1d5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h1d59'><strong id='h1d59'></strong><small id='h1d59'></small><button id='h1d59'></button><li id='h1d59'><noscript id='h1d59'><big id='h1d59'></big><dt id='h1d5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1d59'><table id='h1d59'><blockquote id='h1d59'><tbody id='h1d5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1d59'></u><kbd id='h1d59'><kbd id='h1d59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h1d59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ns id='h1d59'></ins>
        1. <i id='h1d59'><div id='h1d59'><ins id='h1d5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扯白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• 来源:一道本2020最新区_一道本不卡免费高清字幕在线_一道本高清字幕免费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最近TVB的小花們都不太平呀!

          黃心穎偷食許志安的事情還沒有完全平息,又有一位TVB女藝人被爆出瞭“醜聞”。

          事件的女主角叫姚子羚,在TVB工作已經十多年,星路平平,但由於一路走來交往的男友都是精英富少,所以本人還是很受關註的。

          這一次的“醜聞”源於她和男友的私密照被泄漏。

          按理說呢,男女朋友之間的親密行為很正常,也不犯法,私照泄漏瞭並不是什麼瞭不得的大事。


          但這件事還是迅速登上瞭頭版,主要原因是——這個男主角已經結婚瞭,而且老婆也是圈內人。

          ▲男主角Raymond和中印混血模特Sarika(蔡宛珊)已經結婚八年。

          和“安心偷食”一模一樣的劇情是,姚子羚和這位大奶老婆還是好朋友,網上也曬過合影。

          所以,這一新聞爆出來之後,姚子羚被封為“黃心穎2.0”,網友們迅速舉起討伐大旗,搞得姚子羚關閉瞭Ins的評論功能。

          沒過多久,又有更勁爆的新聞出現瞭,原來姚子羚並不是第三者,而是“第四者”啊!


          這個男主Raymond竟然還同時交往著另一位女朋友……

          ▲真正的“第三者”是她,年輕貌美,是圈外人。

          這下子可真讓人跌破眼鏡,劇情太復雜瞭,消化不瞭哇。


          一方面詫異於姚子羚在這段關系中到底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呢?另一方面也不得不佩服此男子的平衡術和撩妹水準,堪稱當代韋小寶啊……

          男生是渣男無疑瞭,所以姚子羚在很大程度上獲得瞭民眾的諒解,大傢傾向於相信姚子羚也是受害者,被渣男騙得團團轉。

          姚子羚也順勢承認與Raymond分手,並且開瞭一個簡短的新聞發佈會。

          這件事就以“小白兔慘遇渣男”為結局收場瞭……

          無獨有偶,就在“安心事件”前兩周,也有一位“小白兔”被渣男傷得不輕。

          唐詩詠,全香港最配得上“最佳女朋友”的人,情場沉浮多年,仍舊沒有擦亮眼睛,戀上瞭一位“渣男”。


          請註意港媒用詞——“再遇”,說明這不是第一次瞭。

          這又是一段怎樣的故事,我們稍後會說。


          但我更好奇的是,姚子羚和唐詩詠這對悲催姐妹花,背景相似,年齡相仿,當年也是一起出道的,在TVB工作期間大致也走瞭差不多的事業路線。

          ▲出道電視劇《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》中的五位優質靚女,朝氣滿滿。(左起)傅嘉莉、黃婉伶、姚子羚、唐詩詠、戴夢夢。

          ▲姚子羚(左)和唐詩詠(右)剛出道時。

          大致上來講,拋去個性的差異,這是兩個差不多命運的女孩,身材樣貌都OK,傢庭不差,事業也體面,可為什麼老是遇到渣男呢?或者說,為什麼渣男老是要挑選這樣的女孩呢?

          好吧,本著這一好奇心的驅使,本期婚戀欄目將為您細致分析,教您擦亮雙眼,安全避雷,獲得美好戀情,走向婚姻殿堂。



          姚子羚和唐詩詠在某些方面非常相像。她們傢庭背景相似,都是小康之傢,傢中也有兄弟姐妹,熱熱鬧鬧的。父母創造的生活雖不是大富大貴,但起碼也算是衣食無憂。

          ▲姚子羚和媽媽。爸爸是潮州人,媽媽是臺灣人,傢中還有另外姐妹兩人,從小在美孚新村長大,個子高,長相漂亮。念的都是中規中矩的學校,聖公會聖紀文小學、東華三院張明添中學。

          ▲唐詩詠和哥哥。唐詩詠雖然傢境不錯,但她後來說過,爸爸在內地做生意,媽媽留在香港,傢庭“不是很完整”。相比起姚子羚的開朗熱情,唐詩詠的個性偏安靜內向。

          入行經歷也大同小異。

          中學畢業後,姚子羚去墨爾本上瞭大學,但由於爸爸生意失敗,傢中沒有錢繼續供她學業,她就輟學,回到香港參加《TVB8全能主持比賽》,得瞭冠軍,簽瞭TVB,進入演藝圈。

          ▲在澳洲求學時的姚子羚。

          ▲參加主持人大賽時的姚子羚。

          唐詩詠呢,因為長得靚,媽媽一直催她去選港姐,可是唐詩詠當年還是蠻清高的女孩,不屑於去擠那條“勢利”的獨木橋,就做起瞭模特。

          ▲參加廣告模特大賽時。


          2000年,因拍攝青春劇《青春@Y2K》嶄露頭角。


          ▲當年這部《青春@Y2K》中還有剛出道的阿Sa,都是青春玉女,唐詩詠更靚一些,當年很多人也是喜歡唐詩詠更多一些的。可惜同劇不同命啊。

          以上就是兩位女孩二十多年的人生經歷,沒什麼傳奇色彩,平平淡淡。


          簽瞭TVB也就是找到瞭一個工作而已,作為不起眼的新人小花,要想出頭,想紅起來,還真是前路漫漫。

          她們倆在TVB的歲月也是蠻憋屈的,就像一顆螺絲釘,哪裡需要就去安在哪裡。


          雖然產量很高,也演過一些著名的劇集,但都是小配角。而且形象逐漸被定型,一個隻演“三陪”,另一個就頻頻被戲中強暴……

          姚子羚從2004年出演《棟篤神探》演一個暗娼小妹開始,歷經多部劇集,到2012年的《幸福摩天輪》仍舊飾演酒吧陪客。

          唐詩詠則被“強暴”瞭很多次,無論是現代戲還是古裝戲,最後的結局都是慘兮兮的。

          兩個人在事業上可以說成績平平,年齡大一些之後就幾乎陷入停滯。


          不過要不怎麼說是命運相似呢,兩個人沉寂瞭一段時間之後,在最近又巧合般地雙雙攀上瞭一座小高峰。

          姚子羚在2015年拍的兩部戲《四個女仔三個BAR》和《張保仔》都很受關註,轉型成功,演技得到肯定,得瞭TVB最佳女配角。

          唐詩詠更強,2018年憑借《不懂撒嬌的女人》得瞭TVB視後,情緒激動,淚灑現場。

          不過這個視後也被網友質疑註水來著。

          所以,這就是姚子羚和唐詩詠在TVB奮鬥近二十年的歷史,一路走來,資源不多,沒有靠山,作品很多但大都是陪襯。


          和她們同期出道的人,甚至很多後輩,該紅的都大紅瞭,她們既是老將,又不紅,位置也頗為尷尬。

          但好在還是敬業的,吃苦耐勞熬瞭這麼多年也總算有瞭一點成績。

          可要論這些成績,又不是那麼輝煌璀璨,今後的路該怎麼走也是懸而未決的事。


          所以,兩個人騎驢看劇本,一方面好好工作,另一方面也花瞭很多心思在婚姻大事上——事業與感情,起碼兩頭占一頭吧!

          在這樣的心態下,兩個人都上演瞭很值得思考的情感戲碼。



          姚子羚的情史相對簡單一些,對於感情她很低調,但入行以來傳過的緋聞也基本都是富貴之人,夜場老板、制作人等等。


          直到2015年,她公開瞭自己的男朋友。

          這個男朋友很搶手,大名叫鄭子邦,因為開出租車行,手下有超過百部出租車,所以人稱“的士邦”。

          這個男友啊,就這麼看來可以說比較完美。


          首先外表有些木村拓哉+鄭伊健的影子,桀驁的外表,愛健身,愛狗狗,愛小孩,性格陽光,最最讓女孩們迷醉的那種男神類型。

          其次身傢不菲又有品味。


          資產過億,開法拉利,住紅山半島,推廣素食,一身筆挺西裝,手戴二十萬勞力士,腳踩D&G皮鞋。

          第三,不是紈絝子弟,還是有些能力的。


          二十歲的時候父親心臟病身亡,母親後來又得瞭肝癌去世,鄭子邦小小年紀便要成為傢裡頂梁柱,一路走來傢裡的生意不但沒有沒落,還變得更強,給這位公子哥身上戴瞭一層精英光圈。

          最後就是撩妹水平太高,見過“的士邦”的人都大贊他有風度又懂得禮儀,對女士呵護有加。


          平時愛玩,幽默感也是必備技能,在被拍到和姚子羚的交往中,時常上演個摸頭殺什麼的,魅力值爆表。

          這樣的完美男神,好是好,但有一點挺鬧心的,就是太花。

          ▲和鄭子邦關系密切的女明星、模特確實很多,在和姚子羚交往期間最著名的就是JM文詠珊。

          對於姚子羚來說,鄭子邦是很好的戀人,所以她很快就公開瞭男友身份,經常出現在公開場合。鄭子邦的緋聞她也不去管太多。

          鄭子邦和丁子高、楊千嬅夫婦感情好,姚子羚也一度打入瞭他的朋友圈。

          經常出去旅遊,大大方方上傳合影到Ins上。

          姚子羚一改往日的低調作風,時常把鄭子邦掛在嘴上,出席活動時向記者說“男友仍未求婚,加上大傢都很忙,但會朝著結婚的方向進發。”

          奪得TVB最佳女配角時,公開在臺上感謝男友鄭子邦。

          參加好朋友胡杏兒的節目《胡說八道真情假期》時,胡杏兒假扮鄭子邦向她求婚,姚子羚一臉幸福。

          胡杏兒後來還強勢助攻瞭一把:“我都好想她結婚,我一定祝福同撐她,阿邦不可以拒絕,不過不會,他好喜歡她,希望他們可以走到這一步!”

          這一切的信號也是很明顯不過瞭。婚姻。

          可是鄭子邦什麼態度呢?

          “結婚是人生大事,都要慢慢磨合”、“一個女人要合我意我才會做”。

          鄭子邦一方面自己愛玩,另一方父母雙亡,沒人逼婚,也沒什麼自覺性要傳宗接代,所以,結婚這個概念對他來說還很遙遠。

          隻能說,錯的時間遇上瞭對的人,或者說,因為互相喜歡走到一起,因為訴求不同又分道揚鑣。


          緣分三年,這段戀情草草收場瞭。


          分手的原因,據鄭子邦身邊人透露,說他受不瞭逼婚,姚子羚與其閨蜜形成的催婚團有點可怕……

          ▲姚子羚在Ins上承認分手。

          感慨的是,前腳剛和姚子羚分手,後腳鄭子邦又有瞭新歡。叫湯洛雯,也是年輕漂亮女模特。

          鄭子邦也帶她進入朋友圈瞭……

          而姚子羚的下一任就是文章開頭說的當代韋小寶,是圈外人,夜場老板。


          搞笑的是,當年姚子羚的閨蜜胡杏兒結婚的時候,這個Raymond還和老婆一起來瞭婚宴。

          隻能說,貴圈好小……



          唐詩詠的戀情就更精彩瞭。


          而且她有一點仿佛是命中註定似的,每一任男友都是因為劈腿導致分手。

          初初入行時,戀上瞭餘文樂,少男少女很是養眼登對,但後來餘文樂又移情別戀瞭盧巧音,二人分手。

          ▲餘文樂盧巧音街頭被拍,當時餘的女友是唐詩詠。

          餘文樂之後便是大名鼎鼎的、蹉跎瞭唐詩詠七年青春的TVB男星崔建邦。

          這個崔建邦有名不是因為他的事業或作品,而是因為他活生生地演繹瞭一個渣男的極致。

          首先就是腳踏N隻船。

          和唐詩詠拍拖的七年裡,先後和模特郭思琳、鄺敏慧、徐淑敏等都有戀情,被拍到確鑿的證據。

          唐詩詠能怎樣呢?當然是選擇一次又一次原諒他。

          ▲據說崔建邦特別擅長攻心術,每次想和唐詩詠復合時,就上演苦情戲碼,在醫院晝夜不分地陪護她媽媽啊,苦苦哀求之類的,唐詩詠就心軟瞭。

          還很雞賊很摳門。和唐詩詠分手後,崔建邦將送給她的福特轎車索要回來……

          最不能忍的是,崔建邦有暴力傾向。


          當年和模特鄺敏慧同居的時候就傢暴過這個女生,後來女生告到法庭。

          崔建邦通過種種手段和鄺慧敏達成協議,最後隻判瞭一年的守行為和五千元罰金,不存案底,免瞭牢獄之災,崔建邦還興高采烈地慶祝瞭一番。

          對於這個“理想”的判決,你猜唐詩詠怎麼說?她說好事啊,替他開心。

          除瞭無條件力挺,唐詩詠幫崔建邦還賭債等等。


          正是和崔建邦的“四離四和”,讓唐詩詠有瞭“一百分女友”、“最忍得女友”的稱號。

          當然這段感情維持七年,跌跌撞撞最後還是分手。


          之後唐詩詠戀上瞭同在TVB的洪永城,當時洪永城是高層餘詠珊的心腹幹將,也算是很得令。

          不幸的是,洪永城也是蠻花的……唐詩詠再能忍,也忍不下去……

          雖然這段戀情的結束被認為是洪永城偷食導致,但後來洪永城接受采訪時說過,唐詩詠“一百分女友”的名頭給自己很大壓力,很想逃離。

          再往後,就是文章開頭講到的“花弗男”。


          此男是圈外人,搞教育機構,旗下的教育公司在香港也算是數得上的,年輕、有事業有錢、長得帥,人稱“教育界王力宏”。

          但是,非常不幸,這個男人,也是個花心大蘿卜。和唐詩詠拍拖期間被拍到和助理舉止親密。

          一起上下班,穿情侶鞋,打電話時神態就是一對小情侶的樣子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這個男人在公司中也很受女同事的歡迎,平時沒事在Ins上幫女下屬征個婚合個影什麼的,看起來是那種和女性朋友迅速打成一片的類型。

          是啊,港媒寫得沒錯,“再遇花弗男”。


          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,唐詩詠總是擺脫不瞭這種命運呢?



          姚子羚和唐詩詠,個性不同,但一顆恨嫁的心卻是一毛一樣的。

          出道至今已經快二十年,年齡也要奔四瞭,事業上高不成低不就,就更加速瞭這種急迫感。

          但由於出身不錯,從小受的教育也是堅信“努力才會有收獲”“女孩要自尊自強”之類,所以她們在“恨嫁”中還要附加很多條件——最重要就是姿態好看。

          姚子羚和唐詩詠都很怕被人說拜金。找的男友也都盡量是憑實幹做出來的精英人士,反而老錢傢族的公子哥、富二代什麼的就很少。

          有一次唐詩詠被誤認為和城中著名的鉆石王老五、太陽城集團執行董事盧啟邦拍拖,還委屈地哭訴瞭一番:“我不是貪錢的人,為什麼講我被人包養?”

          ▲盧啟邦曾上傳過和唐詩詠的合影。

          ▲唐詩詠澄清與盧啟邦的緋聞,講到激動時就哭瞭。

          既要想快點結婚,又不能太湊合;既要對得起自己的身份地位,又不能被人說拜金、包養。


          這種條件一框,符合要求的男士就很少瞭。

          她們都曾遇到過那個“Mr.right”,無論是鄭子邦還是教育界王力宏,僅從條件上來看,他們都是姚子羚和唐詩詠心中那個可以安頓下來的最佳人選。

          隻不過擁有這樣條件的男性,太知道自己的優勢,他們有太多選擇與誘惑,也正是利用女性這種心理,而在小傢碧玉型的美女之中占盡優勢與便宜。


          從某種程度上他們可以說是“渣男”,打著結婚旗號實質玩盡恨嫁女。



          而從另外一方面來說,之所以最容易上當的是出身平常的良傢婦女,是因為大部分普通傢庭的亞洲良傢婦女的婚戀價值觀太單一,尤其是長得漂亮的女孩,對傳統觀念裡的優質婚姻志在必得,反而在現代自由戀愛關系中落瞭下風——


          婚姻不是戀愛,婚姻是合作,也是一場博弈,一方太想要瞭,一方當然可以無盡開價。

          而且,有瞭“恨嫁之心”的蒙蔽,她們不知不覺中就喪失瞭在這段關系中真正平等的機會。


          看得出來,姚子羚和唐詩詠都很能忍,很“優秀”很“賢惠”。

          她們一方面盡力做到最好。


          姚子羚一直有進修,學英文、學醫學,孜孜不倦要成為better me;唐詩詠就是畫畫、甜品烘焙都很擅長,平時也不喜歡應酬,可以說“安分守己”。

          從實際情況來看,都是男方頻頻闖禍,女人則顯現出大度包容的姿態,替男友講好話,替他們收拾殘局,最關鍵的是,女人從不出錯。

          這種局面就釋放著一個潛在的信號:我已經那麼好那麼優秀,長得又漂亮又能賺錢又有格調,我從來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,你犯錯瞭我也無條件原諒你,這樣的好女友還從哪裡找?

          這種行為當然是“恨嫁”催生出來的,但它絕不僅僅是個例。在心理學中,這種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——追求絕對清白。

          我不拜金,我很優秀,我沒犯過錯,我看起來毫無缺點。潛臺詞是,我們的關系如果出錯瞭,就全是你的責任。

          追求絕對的清白,往往在關系中會給另一方造成巨大的壓力,其實對於感情是沒什麼好作用的。

          如果一方堅持保持自己清白有理,另一方的罪責就不會結束,他們之間的愛就會枯萎。

          我們付出的時候,就會覺得有權利,我們接受的時候,就會感到有義務。

          ——海靈格《誰在我傢》

          所以,相較於“最佳女友”這個光芒萬丈的稱號,處於陰影下的“男友們”都免不瞭時時產生愧疚感,從而產生逃離感。


          這樣說並不是為他們的花心“洗白”,但是在一段親密關系中,我相信沒有絕對的紅線來作為判斷標準。


          亞洲傳統的婚戀文化尤其強調女性要靠取悅才能獲取自身生存——


          首先,刻意取悅本身就是壓抑自我的行為,刻意做一個百分之百優秀的女友,非常之累。

          其次“取悅”之後,通常意味著情緒索取。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都處在“取悅”中,隻付出不求回報,如果不是受虐狂,它一定需要回報,這也正是開始過於“殷勤”的人讓人害怕的原因。

          年輕的女孩閱世未深,不明就裡的“取悅”,有時換來的,隻是對方的得寸進尺、步步蠶食,到後來陷於極度焦慮和自我否定當中,堪稱得不償失。



          最重要的,“恨嫁”是一種很過時的行為。


          從前女性沒有工作機會,需要男性負擔生活,婚姻是她們的生存之本,但時代前進,現在的女性擁有體面的工作不錯的收入,如此不顧一切的想嫁,隻說明內心仍然活在舊時代裡,以舊思想面對急劇變化的新時代,被傷害被辜負幾乎是宿命。


          以目前的形勢看,優質男性確實是不錯的婚姻資源,但僧多粥少,與其搶破頭去撲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鉆石王老五,不如把自己變成真正的資源。


          當你不再全力向外界展示所謂好嫁風式的賢良淑德,而能擁有真正過硬的專業技能,實力會帶來不同的際遇和格局。


          而此時婚姻會成為你的選擇之一,而不是命運本身,結也可以,不結也可以,或者就算結錯瞭,也能兜得住自己。


          活出這樣的狀態,也許才能活出揮灑的自己,而不是終日惶恐活在恨嫁的世界裡。


          世上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。


          祝各位小夥伴們快樂。


          有沒有伴,都能自由、輕快地奔向幸福!

          推薦:扯白||“男友力”這種東西到底是怎樣的存在?

          上文:小八||威廉王子被爆出軌,可為何凱特王妃卻越來越好看瞭……